首页法院概况新闻中心法学实务法苑文化裁判文书专题报道民权民生法律法规审务公开申诉信访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法苑文化 -> 文化生活

带我去捉泥鳅

作者:杨祖峰  发布时间:2016-08-30 14:57:42


  “池塘里水满了,雨也停了,田边的稀泥里到处是泥鳅……”

  第一次听到这首《捉泥鳅》的时候,我觉得很不屑,写这首歌的人肯定没亲手捉过泥鳅——雨后田边的稀泥里到处是泥鳅,泥鳅未必有这么好捉吧?

  在我的印象中,捉泥鳅可是个体力活。

  家乡的山里,先辈们开垦的梯田依山而造,层层往上,那么多的稻田里,却只有一两丘水田有泥鳅可捉,因其常年不愁水源,泥巴湿润,其他的稻田靠引水沟灌溉,冬春季节是干旱的,不适合泥鳅生存。于是,这能产出泥鳅的水田,尚是孩童的我是极为珍视的。

  幸运的是,我家门前就有一丘这样的田,面积不大,不足半亩,但有一汪常年不干的井水滋润,一尺之下的泥水里,是泥鳅和黄鳝们的黑甜乡。

  一到春天,父亲驾牛犁田,捉泥鳅的机会来了!把田里灌满水,让泥巴稀释得再软一点时,父亲催牛下地了。我拎一个小桶早早在田埂上守着,眼睛追逐着犁铧翻开的一方方黑土。惊喜时有到来,泥鳅们冬眠的居所被翻个底朝天,它们黄白色的肚皮在泥中特别显眼,有的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父亲一把抓住,扔进了我的小桶里,有的发觉的早,在稀软的泥水里打一个拐,就钻洞逃遁了。犁完一丘田,小桶里也装了八九条拇指粗的泥鳅,三四条黄鳝,我欢快地拿回家,将桶换上干净的井水,好让它们吐尽泥沙,成为全家人的美餐。

  在我年龄稍大一点的时候,爷爷便教会了我“翻”泥鳅的技巧。秋收后的稻田里,软绵绵的田泥呈现裂纹状,仔细搜索,表面有一些筷子般粗细的洞,稍微将洞口扩大一些,若里面有白丝丝的小网,这是水蜘蛛的小窝,若看见的是一道很顺滑的孔道,这便是泥鳅的呼吸孔了,用手指顺着孔道往下钻,有时候会摸到泥鳅尖尖的头,竖起耳朵听,惊慌失措的泥鳅会发出“吱……”的声音。但摸到泥鳅仍不足以掏它出来,须要双手翻泥,将洞口扩大扩深,掏至底部,泥鳅再也逃遁无门,只能束手就擒。

  用钉耙挖泥鳅不需要找洞口,直接翻开泥巴,很费力气,但收获更多。有一年秋天,就在家门口的这丘田里,刚刚打完稻子,爷爷说出水口那一端有很多泥鳅,果然,用钉耙一挖开就看到了泥鳅洞。那天在爷爷和父亲的轮流劳作之下,挖到的泥鳅和黄鳝装满了竹篓。

  在物质贫乏的童年,捉泥鳅既是玩乐,也是改善伙食的途径。饭桌上难得荤腥,妈妈用辣椒、生姜、紫苏做的泥鳅汤,我和妹妹连汤泡饭能吃好几碗。

  刚上初中那会,爷爷得了重病,吃不下东西,身体日渐枯瘦。我周末放假回来,心想,捉点泥鳅也许能够让爷爷开开胃吧。那个上午,我在湿巴巴的田里又翻又挖,弄得一身都是泥浆、汗水,只捉到大大小小十来条泥鳅。中午,我备齐佐料,央求妈妈做了一小碗泥鳅汤,趁着热气端到爷爷面前。可是爷爷只尝了一小口,便再也没有动筷子。爷爷说泥鳅很好吃,让我一个人吃,可是我更吃不下呀,那碗泥鳅汤我一下都没有动过。

  也许就是从那天起,我不再爱吃泥鳅了吧。就在那年,爷爷离开了我们。

  而如今,一年又过了一年,家乡的稻田一块接一块被放弃耕作,野草和杂木重新占据黑土,原来盛产泥鳅、黄鳝和田螺的水田也没有了水。而立之年的我,到了能认真聆听儿歌的年纪。“天天我等着你,等着你捉泥鳅,大哥哥,好不好,咱们去捉泥鳅……”是也,这顽皮的歌子,竟唱能到人的肺腑里。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
地址:湖南省双牌县紫金南路24号  电话:0746-7729003  传真:0746-7729023  邮编:425200  Email:spxfy@chinacourt.org   
友情链接:
您是第 5038538 位访客